站内检索:
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纲领和政策
作者:统战新语 来源: 更新时间2019-08-20
  

  解放战争时期的 

  人民民主统一战线 

  (1945 年 8 月—1949 年 9 月) 

  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面临着两种前途、两个命运的大决战,并不可避免地成为国内各种政治势力斗争的焦点。国民党统治集团坚持内战、独裁、卖国的政策,破坏政协协议和停战协议,全面发动内战,导致第二次国共合作彻底破裂,遭到全国人民的反对。中国共产党代表全国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提出和平、民主、团结的方针,积极争取实现国内和平民主,组织了最广泛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团结各被压迫阶级、各人民团体、各民主党派、各少数民族、各地华侨和其他爱国分子,共同反对国民党独裁统治,筹备召开新政协,建立了新中国,取得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胜利,基本完成了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的历史任务。

  

号召打倒蒋介石
 

  

1947年下半年,人民解放战争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反攻,统一战线也进入了一个转折点。正如周恩来所说,一方面,我们已用事实证明给老百姓看,我们有力量打倒蒋介石;另一方面,老百姓也不要蒋介石,就连上层分子(除了少数反动集团外)、中产阶级也不想给蒋介石抬轿子了,也要推翻他了。所以这个时候提出打倒蒋介石正合时宜。
10月1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发表宣言和口号,及时提出了“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工农兵学商联合起来,组织反蒋统一战线”的号召。10月27日,中共中央发出必须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指示,要求彻底揭露美蒋组织的以中间派别面目出现的“和平阴谋”,做好争取和团结各民主党派的工作。 

  

提出人民民主统一战线 

  

  为了全面制定党的行动纲领,准备夺取全国胜利,中共中央在陕北米脂县杨家沟召开扩大会议,即十二月会议。毛泽东作《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的报告,对人民解放军转入战略进攻后党需要解决的一系列重大问题作了纲领性的说明。这个报告和毛泽东1948年1月为中共中央起草的决定草案《关于目前党的政策中的几个重要问题》及相继发出的一系列党内指示,全面阐述了党关于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方针和政策。

(一)强调没有最广泛的统一战线,革命不可能胜利。毛泽东指出:
联合工农兵学商各被压迫阶级、各人民团体、各民主党派、各少数民族、各地华侨和其他爱国分子,组成民族统一战线,打倒蒋介石独裁政府,成立民主联合政府。这就是人民解放军的、也是中国共产党的最基本的政治纲领。
毛泽东强调:
我们的新民主主义的革命的统一战线,现在比过去任何时期都要广大,也比过去任何时期都要巩固。
这件事,不但同我们的土地政策和城市政策相联系,而且同人民解放军的胜利,同蒋介石由进攻转入防御,人民解放军由防御转入进攻,中国革命已经进入新的高潮时期,这一总的政治形势,密切地联系着。
中国新民主主义的革命要胜利,没有一个包括全民族绝大多数人口的最广泛的统一战线,是不可能的。不但如此,这个统一战线还必须是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的领导之下。没有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任何革命统一战线也是不能胜利的。
(二)明确了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重大政策。关于民族资本主义经济的政策,指出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三大经济纲领:
没收封建阶级的土地归农民所有,没收蒋介石、宋子文、孔祥熙、陈立夫为首的垄断资本归新民主主义的国家所有,保护民族工商业。
新民主主义国民经济的指导方针,必须紧紧地追随着发展生产、繁荣经济、公私兼顾、劳资两利这个总目标。一切离开这个总目标的方针、政策、办法,都是错误的。
新民主主义革命所要消灭的对象,只是封建主义和垄断资本主义,只是地主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大资产阶级),而不是一般地消灭资本主义,不是消灭上层小资产阶级和中等资产阶级。由于中国经济的落后性,广大的上层小资产阶级和中等资产阶级所代表的资本主义经济,即使革命在全国胜利以后,在一个长时期内,还是必须允许它们存在;并且按照国民经济的分工,还需要它们中一切有益于国民经济的部分有一个发展;它们在整个国民经济中,还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关于团结、教育和使用知识分子的政策,强调:
中国学生运动和革命斗争的经验证明,学生、教员、教授、科学工作者、艺术工作者和一般知识分子的绝大多数,是可以参加革命或者保持中立的,坚决的反革命分子只占极少数。因此,我党对于学生、教员、教授、科学工作者、艺术工作者和一般知识分子,必须采取慎重态度。必须分别情况,加以团结、教育和任用,只对其中极少数坚决的反革命分子,才经过群众路线予以适当的处置。
(三)强调革命胜利后由四个阶级“坐江山”。毛泽东批评了“贫雇农打江山坐江山”的错误观点,指出:
我党必须经过贫雇农发动土地改革,必须使贫雇农在农会中在乡村政权中起带头作用,这种带头作用即是团结中农和自己一道行动,而不是抛弃中农由贫雇农包办一切。
在乡村,是雇农、贫农、中农和其他劳动人民联合一道,在共产党领导之下打江山坐江山,而不是单独贫雇农打江山坐江山。在全国,是工人,农民(包括新富农),独立工商业者,被反动势力所压迫和损害的中小资本家,学生、教员、教授、一般知识分子,自由职业者,开明绅士,一般公务人员,被压迫的少数民族和海外华侨,联合一道,在工人阶级(经过共产党)的领导之下,打江山坐江山,而不是少数人打江山坐江山。
(四)指出了实现党的统一战线领导权的正确途径。毛泽东总结大革命以来党在建立统一战线方面的经验教训,强调统一战线必须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之下,并指出:
领导的阶级和政党,要实现自己对于被领导的阶级、阶层、政党和人民团体的领导,必须具备两个条件:(甲)率领被领导者(同盟者)向着共同敌人作坚决的斗争,并取得胜利;(乙)对被领导者给以物质福利,至少不损害其利益,同时对被领导者给以政治教育。没有这两个条件或两个条件缺一,就不能实现领导。
这是对统一战线领导权思想的重大发展。
(五)反对“左”、右倾错误倾向。毛泽东指出:
要依据具体情况,决定反对和防止右倾或“左”倾的方针。一般是:在遇到暂时挫折的时候容易犯右的错误,取得很大成绩时容易犯“左”的错误;在同资产阶级合作的时候,必须反对右倾,而在同资产阶级分裂的时候,必须防止“左”倾。
毛泽东严肃地指出,在战争、整党、土地改革、工商业和镇压反革命五个政策问题中,任何一个问题犯了原则的错误,不加改正,我们就会失败。强调:
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各级领导同志务必充分注意,万万不可粗心大意。
毛泽东的报告和指示是党在打倒蒋介石反动统治集团、建立新民主主义中国的整个时期内,在政治、军事、经济各方面带纲领性的文件,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理论。这次会议正确地分析了当时的形势,明确规定了党在这一时期统一战线的方针政策,及时纠正和防止了工作中出现的“左”的偏向,团结争取了一切可以争取的力量,发展和壮大了人民民主统一战线,指导和推进国民党统治区爱国民主运动走向新的高涨。 

  

  

接管城市政策

    

  

从1948年9月12日至1949年1月3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先后打响了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历时4个多月,歼灭国民党军154万余人,基本上摧毁了国民党赖以维持反动统治的主要军事力量。随着人民解放战争的深入推进,接管城市成为统一战线面对的一个新课题,实质是如何按照发展生产、繁荣经济、公私兼顾、劳资两利的经济工作方针,正确对待工商业的问题。

  

  

沈阳市是东北中心城市,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最早接管的大城市之一。党中央任命陈云为沈阳特别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陈云提出“各按系统,自上而下,原封不动,先接后分”的接管思路,基本原则就是“原封不动”包下来,体现党的统一战线团结面越宽越好的政策。针对有些人认为旧人员政治不可靠以及对国家经济带来负担的疑虑,陈云强调:“这些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都是想在自己岗位上工作的,只要领导正确,他们是可以做些事业的”,对待他们要“政治上信任、工作上安排、生活上不使他们有家庭之累”。结果,共产党接收沈阳市风平浪静,各项工作顺利推进,各界人士满意。之后,陈云专门撰写《关于接收沈阳的经验简报》报送东北局并转中共中央。1948年12月14日,中共中央批转陈云上报的《接收沈阳的经验》,认为沈阳接管解决了接收完整并迅速恢复秩序两大难点问题。
对于较沈阳影响更大的北平和天津的接管,毛泽东指示:对民族工商业要好好保护,接收工作要“原封原样,原封不动”,先恢复生产,以后再慢慢来;做好城市工作要依靠工人阶级,还要团结好民族资产阶级,跟他们保持长期的统一战线。
接管城市政策不断完善,主要有:对于官僚资本要有明确界限,不要将国民党人经营的工商业都当作官僚资本而加以没收;接管官僚资本企业,不要打乱企业组织原来的机构,以保证企业的完整接收而不破坏或影响企业;对于城市中的生产资料,不应分散分配,应尽一切力量保证其继续生产或恢复生产;保护工商业者的财产所有权,经营自由权,及正当的营业,不得有任何没收物资、强购及捉人等破坏行为;对于国民党反动统治的政治机构(军队、警察、法庭、监狱及其各级政府机构)应该彻底加以破坏,但是要妥善处理国民党政治机构的旧人员,一般地不能用裁撤遣散方法解决,经过改造后需要给以工作和生活的出路;加强知识分子团结教育改造,对他们应以满腔热情与严重负责的态度,在工作中耐心地培养和锻炼他们。 

  

  

  

全党工作重心由乡村转移到城市

  

  

  

1949年3月5日至13日,党的七届二中全会在河北平山县西柏坡村举行。全会听取并讨论了毛泽东所作的报告。全会提出了党的工作重心的战略转移,即由乡村转移到城市的问题。为了实现这个转移,全会指出,党在领导城市工作时,必须全心全意地依靠工人阶级,团结其他劳动群众,争取知识分子,争取尽可能多地能够同我们合作的民族资产阶级及其代表人物站在我们方面。全会规定了全国胜利后党在政治、经济、外交方面应采取的基本政策,在经济政策中提出没收官僚资本归人民共和国所有,利用、限制城乡资本主义,谨慎地、逐步地而又积极地引导个体农民和个体手工业经济向着集体化方向发展。全会提出了促进新民主主义革命取得全国胜利的方针、任务和主要途径,强调革命胜利后党务必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和艰苦奋斗的作风。
毛泽东在这次会议上所作的报告,特别着重地分析了当时中国经济各种成分的状况和党所必须采取的正确政策,指出了中国由农业国转变为工业国、由新民主主义社会转变为社会主义社会的发展方向。
毛泽东估计了中国人民民主革命胜利以后的国内外阶级斗争的新形势,及时地警告资产阶级的“糖衣炮弹”将成为对于无产阶级的主要危险。毛泽东的这个报告和他在同年6月所写的《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构成了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所通过的、在新中国成立初期曾经起了临时宪法作用的《共同纲领》的政策基础。根据毛泽东的报告,会议通过了相应的决议。这次会议为建设新中国,在政治上、思想上和理论上做了重要准备。
党的七届二中全会后,中共中央由西柏坡村迁往北平。


主办:黑龙江省教育厅 承办:黑龙江省教育管理信息中心 ©2014
黑ICP备05001659号